洋气!挪威F35专用登机梯不和机身接触
来源:洋气!挪威F35专用登机梯不和机身接触发稿时间:2020-03-27 20:57:03


当地时间3月8日晚,我戴上两层口罩,一双手套,动身前往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。由于材料齐全,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前往墨尔本的登机牌。当地时间3月9日中午,航班抵达墨尔本机场,海关工作人员仅询问了我离开中国内地的日期便给予放行。入境大厅内,我没有看见任何防疫措施。曾经我以为走出机场就能松一口气,那时我意识到,这仅仅是个开始。

在曼谷的两周时间里,全球疫情变化很快。当国内的每日新增降为个位数时,意大利、韩国、伊朗成为了新的重灾区。当地时间3月3日,一名在迪拜停留后返澳的中国留学生确诊。随后,陆续有从意、韩、美、英等国返澳的公民确诊。留学圈中开始议论:现在的澳大利亚还安全吗?

△ 当地时间3月20日,墨尔本大学内深受亚洲学生欢迎的中式快餐店,以往每天中午都需要排队,现在却少有顾客。摄影:柯伟林

△ 当地时间3月21日,因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强调“社交距离”对疫情防控的重要性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得小于1.5米,墨尔本大学附近餐厅内,顾客保持安全距离排队。摄影:柯伟林

两周后,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禁令继续实行。在收到坏消息的同时也有好消息:第一批“曲线返澳”的临签持有者大多已顺利入境。唯一的不同是原本简易的值机手续变得无比漫长,大概是航空公司不愿冒风险运送不符合条件的旅客入境吧。

△ 当地时间3月26日,澳大利亚悉尼,一名女子在近乎无人的乔治大街上登上一辆轻轨车。

腊月二十八,几番纠结过后,我取消了原定元宵节与朋友外出旅行的计划;腊月二十九,取消了安排在本地的同学聚会;进入正月后,每天起床关心的,只有疫情……

△ 当地时间3月25日,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国际机场,戴口罩的夫妇。

△ 当地时间3月25日,澳大利亚墨尔本街头,送货员戴着口罩疾驰而过。

中国留学生作为在澳留学生中占比最大群体,因为这场疫情,受到了不小冲击。